價值百萬的頂級腕表,居然不能看時間?

發布:醒目小編 瀏覽:107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16:09:45

 

腕表應該是什么樣子?相信很多人腦海里會出現一些既定形象:它的造型或方或圓,甚至是酒桶狀;在表盤上有長短不一的時針分針,用于顯示時間。

 

像是譽滿天下的勞力士,百達翡麗,愛彼等頂級腕表品牌,設計都大抵如此。

各大腕表品牌大多采用中規中矩的設計

 

不過近年來瑞士涌現出了不少新銳制表品牌,反正沒有歷史包袱,這些品牌大多求新求變,打破了傳統意義上的腕表概念:手表不應該僅僅是看時間的工具,更應該是好玩有趣充滿創造力的藝術品。

 

其中玩兒得最“瘋”的,莫過于豪朗時(Hautlence)了。

 

豪朗時經典腕表之一:彈珠機腕表

 

提起豪朗時,想必不少朋友十分陌生。其實作為一個新興的獨立制表品牌,從2004年創立于納沙泰爾(Neuchatel)起,豪朗時在精密時計制作領域已經走過了15個年頭。

 

豪朗時的logo,源于一個好玩的數學游戲(莫比烏斯環):把紙條扭轉180°,再兩頭連接,把一只小蟲放上去,它可以不跨過邊緣就爬遍整個曲面,無限循環下去。

 

豪朗時將這個莫比烏斯環做成了logo,寓意時空的無限和顛覆。

 

豪朗時(Hautlence)的品牌名也是玩出來的,創始人直接把成立地Neuchatel的名字打亂,重組為Hautlence,借此向瑞士制表業的搖籃Neuchatel致敬。

 

豪朗時創始人(圖中)

 

雖然沒有百達翡麗、江詩丹頓等頂級名表深厚的業內名氣,但不按套路出牌的豪朗時在表圈里卻是一個讓人過目不忘的品牌:因為它沖破了傳統腕表的種種限制,擁有極富玩味的設計和史無前例的讀時方式。

 

讓豪朗時配得起腕表界頭號玩家稱號的,離不開它顛覆常規的Playground系列腕表。

 

Labyrinth迷宮是該系列的第一款腕表,與其說它是腕表,不如說它是一個有趣的迷宮。

 

該游戲靈感來自于豪朗時創始人Sandro Reginelli的少年時期。每次他去祖父母家時,都會玩令人懷念的迷宮游戲,那時的他感覺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。

 

Sandro Reginelli小時候愛玩的迷宮游戲

 


Labyrinth完美地展現了豪朗時卓越的制表工藝,鈦金屬表殼包裹著純金雕刻的迷宮表盤。

 

轉動表冠,啟動機械提升裝置,一顆鉑金鑄造的小圓球將被凸輪軸系統送到表盤。

 

游戲開始!左右傾斜,上下抖動,小圓球在碰撞中滾動,穿過缺口,達到洞中。

 

闖關成功后就能報時?想多了,這個迷宮表壓根就不能看時間。它是一款根據制表工藝制作而成的玩具,只獻給有童心的大兒童。

 

百萬腕表竟然不能看時間,也就豪朗時敢這樣做了。

 


同樣不把時間放在表里的,還有豪朗時Pinball彈珠機腕表。它是Playground系列又一力作,這一次,腕表成為了彈珠機。

 

整個表盤好比一臺真正的彈珠機,內置三顆渾圓小球,還有各種滾道、關卡、色彩轉盤、緩沖器和計分窗口。

 

原本位于右側的表冠,取而代之變成彈珠機撥桿。用拇指輕輕一按,發射器中的彈珠即被射出,星體和轉輪開始旋轉10秒鐘,彈珠在碰撞中滾動。

 

當彈珠落到積分臺后,通過手腕的運動,將其送回待發射窗口,即可開啟新一輪的游戲。

 

雖然完全拋棄計時功能,但Pinball由里到外還是延用了手表的結構原理和裝置。其將最復雜的三問表機械改裝成發射彈珠的動力裝置,內部使用9顆名貴寶石和3個黃金套筒,做工用料都不輸其他奢華腕表。

 

設計得這么復雜,卻不能看時間,豪朗時的本意就是讓人暫時逃離時間的控制,尋回悠閑的時光。

 

會玩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背后是豪朗時顛覆的理念和厲害的技術。當然,即使是能看時間的表,豪朗時也絕對與眾不同。

 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莫過于這款Vortex Primary觀景窗腕表。

 

它的誕生源于豪朗時代言人埃里克·坎通納(前足球運動員)強烈的藝術熱情,紅色象征曼聯俱樂部,腕表背面印有坎通納的指紋。

 

Vortex Primary正面有著瑰麗的建筑風格,表殼被切割成19個觀景窗,由彩色玻璃構成,令人驚艷。

 

表盤左邊玻璃窗中能看到小時履帶,中間無色透明區域為逆跳分鐘盤。

 

正下方的擒縱結構與小時履帶相連接,每當小時履帶前進一格,擒縱系統轉動60°。

 

也就是說,每一小時,腕表都呈現出不同的外觀。

 

無死角地欣賞這枚腕表機,時間以三維立體的方式呈現在你面前。這款腕表價格199500美元,限量18只。

 

如果說觀景窗腕表已經令人驚艷不已,那么這款朋克腕表可謂是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,令人頂禮膜拜。

 

豪朗時Puck腕表的靈感來源于傳奇的Perfecto夾克。標志性表殼經過重新設計,飾有三組特別切割藍寶石水晶,大小不一的鉚釘,象征著朋克態度。

 

是的,你沒看錯,在天才制表師眼中,衣服也能成為創作來源。

 

Puck腕表搭載豪朗時自研機芯,逆跳分鐘位于約180度的扇形窗口顯示,設計極其復雜精巧,每一個小時,隨著鏈條的移動,板橋式機芯就旋轉60度,抵消調速部件的重力影響。

 

這枚腕表洋溢著反叛精神與機械之美,彰顯了制表師的理念:創造與眾不同的時間顯示方式。

 

好看的腕表千篇一律,有趣的腕表萬里挑一。憑借走心創意和顛覆性技術,成立僅僅十五年,豪朗時就獲獎無數,一躍成為了瑞士頂級獨立腕表制造商。

 

可以說,豪朗時重新定義了腕表的表現形式,誰說腕表必須有分針時針,必須用于看時間?畢竟隨著時代發展,如今地球上的任何人都不再需要手表,因為他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時間。

 

豪朗時Black Ceramic系列,設計靈感來源于黑白電視機。

 

豪朗時看似是對制表業的反叛,其實是對傳統匠人精神的傳承。自腕表誕生以來,一代又一代的制表師都在用畢生精力去探索機械之美:陀飛輪,三問,萬年歷,月相……這些頂級技術無不彰顯著人類的智慧。

 

美麗的陀飛輪

 

但是如今眾多大牌都因循守舊,不敢打破傳統。而豪朗時喊出了CROSS THE LINE(跨越邊界) 的口號,震人發聵。

 

豪朗時繼承了先輩們的創新與探索精神,用迷宮表,朋克表等顛覆性產品向過去的匠人精神致敬——腕表不該只是看時間的工具,更應該是充滿機械之美與創造力的藝術品。

 

豪朗時擁有眾多發明與專利,如前文提到的逆跳分鐘和回返分針技術,它們使腕表不需要時針與分針,就能通過轉盤報時裝置顯示時間。

 

只有將全部激情與創造力賦予在手表上,它所承載的價值與情感才能被佩戴者感知到。這正是千百年來瑞士制表師所秉持的理念:生命短暫,但藝術永恒。

 

 

上一篇:年終盤點,哪些才是2019最值得入手的新表?       下一篇:2020特殊的開始,改變的開始
? 女人照顾家庭既能赚钱